December 15 2016

儒雅背后的“疯狂”——我眼中的奋斗者:邹江

“邹江呢?”

“他啊,又加班去了,除了加班他还能干什么!”

每当我碰到邹江博士的爱人小周,聊起邹博去向的时候,我们的相互问答几乎每次都是同样的。

这一年多来,我所了解的邹江似乎只有两个主旋律:加班、出差。他对工作的执著和投入,有时候让人觉得近乎疯狂。

板换项目是三花新能源汽车热管理系统的关键产品项目之一,邹江博士是项目开发负责人。项目刚刚启动时,首先瞄准突破美国某著名电动汽车企业。这是全球电动汽车研发和商业化走在最前列的企业之一,其领导人以疯狂的梦想和善于创造奇迹著称。三花面对的竞争对手都是国际大牌企业,在技术、生产、品牌和市场关系等各方面都要成熟得多,并且捷足先登已经给客户送样。如果从SWOT角度来分析三花的竞争优劣势,估计分析下来会是一身冷汗:劣势太明显了,我们可以说没技术、没设备、没经验、没人才;除了一台真空炉和像炉火一样的激情外,我们几乎啥也没有。

但是,邹江和他的团队绝不放弃一线希望,积极向客户争取,最终说动客户愿意给我们一个机会。而客户也要求这一项目到明年年中就要SOP。时间就是那么紧迫,任务就是那么严峻。用邹江的话来说,与其扯淡不如立即动手去干。接下来的邹江就跟疯子一样运转起来,把所有的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,不分昼夜,废寝忘食。一个儒雅的文弱书生就这样变身成为提刀上马的大将。

产品开发的准备时间非常紧张,产品设计也因为竞争对手的事先存在而受到很大限制。一方面,我们此前只是做了一些原理性的仿真和设计,根本还谈不上成型的“产品”;另一方面,我们的团队成员也都不是资深成熟的工程师,很多试验都要摸索。离原定送样的期限还剩几天,而样品做出来还存在内漏。我真不知道那几天邹江和他的团队是怎么一起渡过的!需要再设计、再采购、再打样、再测试,原本需要30多天的过程,邹江团队只用了6-7天就拼完了。最终的结果,就是邹江带着合格产品亲自去了美国!

在产品送样测试的过程中,主要竞争对手某国际换热器顶尖企业突然提出了新的设计方案,比现有各竞标方案具备明显的成本优势。客户的天平立刻倾向了他们。但邹江和他的团队执拗地利用自己在换热器领域的专业知识,详细论证分析后递交客户一份技术报告,提到了竞争对手的可能设计风险,并利用仿真技术给到客户一个精确的参数区间。结果,客户测试竞争对手的产品后,其测试数据就是邹江给出的区间里。最终客户接受了邹江团队的技术分析结论,转向了三花解决方案。这件事情对板换项目而言具有里程碑的意义:客户认识到三花不仅仅是一家以客户为中心、能够对客户需求做出迅速响应的供应商,也是一家有着较强自主技术开发能力、能够切实解决客户需求的“技术痛点”的供应商。

回顾产品开发的过程,汽车换热器这么一个“铝疙瘩”,从设计到工艺、设备、工装等各个环节,每一个领域都是难关险道横亘。邹江作为这个产品的技术负责人,需要面临巨大的压力:例如投资近亿元的技改、客户只有不到一年的项目SOP目标,还有团队的创建、沟通和磨合等等,都是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力。从白手起家疯狂拼搏的日日夜夜,到今天行业破冰的曙光初现,整个过程我觉得已经不能用“有责任”、“敬业”这样单薄的词语来形容邹江了。也许只能说,是邹江把“三花事业”作为“自己事业”来看待吧。有人这样问过邹江,“你为什么能这么持久专注的疯狂拼搏,有没有坚持不下去要动摇的时候?”邹江这时又恢复了书生的儒雅和淡然,轻然道来:“我听人说过这样一种生活境界:当你老了,牵着小孙子的手出门散步,走过自己设计产品的旁边时,你可以很骄傲的跟小孙子讲:这是你爷爷开发的产品!我很向往这样的境界!”

话又说回来,这样的“境界”不是轻轻松就能追求得了的。如此疯狂的拼搏,必然会或多或少的影响到家庭。邹江在爱人怀孕那段时间,请父母来杭州帮忙照看。有一次吃饭闲聊时,邹江跟我说起,“我好像很久没跟父母碰面了!”我当时就有些诧异,“他们不是住在你家吗?”他说:“是的。可是我每天晚上回家时,老人家睡得早,他们早休息了;我每天上班的时候,老人家起得早,早出去溜达了。反正,我几乎和他们俩碰不上面。”后来,我跟邹江的爱人小周说起这个轶事,小周补了一句,更让我感慨,“这样说来,他好像女儿也没怎么见过吧?”

今年10月底,公司隆重举办了科技创新大会。那一天,邹江在国外出差没能参加这次盛会。我替他把“科技成就奖”的奖杯带回杭州,并第一时间送到了邹江的爱人小周手上。我想:邹江需要这个奖杯,小周更需要这个奖杯!

文/三花汽零  程小波